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晴博)思慕之人

原著向

  土御门小路的安倍晴明是一个美男子。

  正三位中将的源博雅是一个好汉子。

  现在我们要讲的是一个美男子和一个好汉子的故事。

  我想他们总有些日子是不需要出门办事,一整天都只在晴明府邸的外廊上饮酒闲聊。

  而我要讲的就是这些日子里的某一日的故事。

  平淡无味不足为奇的琐碎故事罢了,不是他们时常经历的有趣而又十分精彩的那些奇闻怪事。

  安倍晴明府邸的外廊上。

  晴明和博雅相对而坐。

  他们中间摆的食案上放着一个细口酒瓶,酒瓶的两边各放着一个琉璃杯,旁边还放着已经撒了盐烤好了的香鱼当做下酒菜。

  晴明的庭院还是那个样子,像是从山野上切割了一块完全没经过整理原原本本地放置了一样,可细看又能看出是经过修整带着晴明个人意志的。

  眼下的庭院充盈着一抹鲜嫩的绿,是春天的颜色。

  有些早春的花已经盛开了。

  坐在外廊上能感受到温润的微风拂面而来夹杂着细如丝缕的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怎么了?博雅。”晴明白皙手指中的酒杯到了红唇边却又停顿了下来,他用丹凤眼看向博雅。

  “你说什么?晴明。”

  “我说你怎么了?”

  “我?我怎么了?”

  “平常你看着我的庭院总是有感而发,诸多感慨,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不太说话呢。”

  “……”

  “连最喜欢的酒都不喝了。”

  博雅的酒杯还是满的,每当微风拂过总荡起涟漪。

  “所以我问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晴明,我没遇到什么事,只是今天心情莫名的烦闷。”

  “真的吗?博雅。”

  “……”

  “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吗?”

  “我有些事,”博雅叹了口气“不太想跟你说。”

  “为什么?”

  “说了你又会笑话我。”

  “怎么会。”晴明呷了一口酒。

  “怎么不会,你现在就在笑话我!”

  “我没有。”

  “你有!你现在就在笑!”

  “我向来如此,但没有在笑,即使笑也没在笑你。”

  “你自己都承认了,你有在笑!”

  晴明就是如此,红唇总是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好了,博雅,别闹了,就说说你的烦心事吧。”晴明放下酒杯无奈道。

  “说了你不能笑话我。”

  “你不高兴我就不笑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高兴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说说吧,博雅,到底是什么事。”

  “唉,”叹了口气博雅终于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他看向晴明“晴明,你有喜欢的女人吗?”

  “……”晴明的视线由博雅转向了春意盎然的庭院“你觉得呢?”

  “你就直接告诉我有或者没有吧,卖关子可是你的坏脾气。”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你又来了,那我换句话问,晴明,你有喜欢的人吗?”

  如果说晴明是一个像云彩一样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那博雅就是那个率直得能抓住云彩的男人。

  他开始问,晴明,你有喜欢的女人吗?

  后来他又问,晴明,你有喜欢的人吗?

  “令你烦恼的是女人吗?博雅。”晴明也开始停下了饮酒。

  “不是,不是女人?”

  “那是什么?”

  “在我说之前,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

  晴明苦笑了一下“有的,博雅,我有喜欢的人。”

  “你终于承认了,原来即使是晴明你也会有喜欢的人,这样我就放心了。”

  “放心了?为什么?”

  “因为你也有这么普通的一面啊,这很好,晴明。”

  “这很好?”

  博雅严肃认真地点头“很好。”

  “好吧,博雅我回答了你,轮到你回答我了吧?”

  “晴明,我收到了一首诉说情意的和歌。”

  “然后呢?”

  “这首和歌不是女人作的。”

  “……”

  博雅总看晴明,看他是不是又在笑话自己,可晴明这回没有,只是静静看着他。

  “……”博雅踌躇犹豫了一会才开口道“是男人作的。”

  “……”

  微风拂过酒杯中的酒荡出了波纹。

  烤香鱼原封不动地放置在碟子中。

  蜜虫端着酒瓶,看向了晴明。

  今天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怎么都不喝酒了,都没机会斟酒了。

  蜜虫又低头看着酒杯中的波纹,真是安静啊,今天的晴明府邸。



待续

(눈‸눈)(눈‸눈)(눈‸눈)

要杀要刮随便吧

这种极品OOC我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悲伤逆流成河

(ノДT)力荐原著

评论(14)

热度(129)

  1. 冰冻蕨菜汁我的cp即正义 转载了此文字
    晴明:情敌是谁?来人,把我的40米妖刀姬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