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晴博)邻居

恶搞向(字面意思)

声明:看不懂是正常的,人物性格沿用原著,架空(?),OOC,文笔渣,无剧情

以上都是我的锅

  又是阴雨绵绵的梅雨季,空气潮湿又闷热。

  源博雅抬头看着自屋檐垂下的水帘,抖了抖头上的水珠又伸手将刘海扒到脑后叹了口气,伞借给了女同事,本想趁雨势没那么大的时候一口气跑回离公司不很远的公寓,不过天公不作美,还是将他截在了半路。
 
  雨势看样子一时半会都小不下去了,天边黑云滚滚,天就要黑了,干脆就这样冒雨回去吧,博雅心想。  

  把公文包往怀里一搂正蓄势待发冲进雨里的博雅被一个清亮的声音打断了“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博雅循着声音望过去,墨枝红樱的伞下是一个皮肤白皙唇红齿白的美貌青年,红唇含笑地看着他,上扬的丹凤眼让博雅想到一种生物——狐狸。

  这个青年名叫安倍晴明,是博雅的邻居,这些事都是路上博雅搭讪得知的。

  晴明进了家门换好鞋朝里屋走去,客厅的饭桌上空无一物倒是阳台前的食案上放着做好了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是烤香鱼旁边还放着酒和两个杯子。

  “欢迎回来,晴明大人。”清甜的声音,那是个身穿华丽和服的女孩,跪坐在食案旁。

  “蜜虫。”晴明唤了她一声然后视线越过蜜虫看向阳台,那里面坐着一个男人,同样身穿着和服,头上还披着一层黑纱遮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白皙的小半张脸。

  晴明没过去,在食案前盘腿坐下,名叫蜜虫的女孩为他斟酒。

  谁都没说话,房间里只有雨水的声音,各种各样,轻快的,沉重的,微小的,自然的声音永远不会显得聒噪。

  “那个男人今天会来吗?”发出声音的是阳台上的人。

  “会来的。”

  “你找到他了,再一次。”

  “是啊,又让我找到了。”晴明被酒湿润的嘴唇愈发的红艳。“你很想他吧?”

  “想,这种雨天尤其想。”那人顿了顿“你又何尝不是呢?晴明大人。”

  “呵呵。”晴明苦笑。

  晚上博雅给自己捏饭团的时候想起他热情好心的邻居,觉得自己总该做点什么来作为回报。

  于是他端着几个造型诡异的饭团敲开了晴明的门。

  “那个,我做了饭团…”博雅有点不自然地挠了挠后脑勺“作为今天你送我回来的谢礼。”

  博雅不精厨艺,一来实在拿不出像样的谢礼二来是因为不熟悉所以觉得有些赧然。

  “谢谢,我收下了。”博雅看着晴明嘴角含笑觉得这真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啊。

  “不介意的话,一起喝一杯如何。”晴明侧身博雅看见了阳台前的食案上摆着的烤鱼和酒。

  像这样子的食案他还是第一次见呢。

  或者说像这样子使用食案的他也是第一次见。

  真是个奇怪的人,博雅心想。

  当博雅坐下时近看这食案越发觉得有趣,色泽个样貌都透露着年代感,烤的是香鱼吧,很香。

  晴明为他斟酒。

  “谢谢。”博雅接过酒杯时被食案旁的裹着黑纱的笛子吸引了注意力。

  不禁伸手去拿起。

  “喜欢吗?”晴明问。

“啊,对不起,自作主张便拿起了。”博雅忙放下“觉得很好看,就情不自禁…”

  晴明拿起笛子“是一支很好的笛子。”

  “是好笛子。”博雅附和着虽然他完全不懂音乐却很直觉的感觉到,这是一把极好的笛子。

  “要吹吹看吗?”晴明问。

  “啊?不了,我不会,在这方面我真是一无所知。”

  “就吹吹看吧,博雅。”

  “那……好吧。”安倍晴明的期待让源博雅不忍心拒绝。

  博雅的唇贴在笛子上吹出了凄凉哀愁得融入夜色和雨水的音色。

  博雅有点赧然地抬头去看晴明时,却发现这个男人白皙的脸颊上流淌着泪水。

  “你怎么了?”博雅有点手足无措,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呢。

“看你吹笛的模样触景生情,想起了我的一位友人,一些伤心往事令我伤感。”

  “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吧。对不起,博雅。”这人从一开始就喜欢这么叫源博雅。

  “送你如何?”晴明笑着看向博雅,一笑眼角上扬得厉害,更像狐狸了。

  “啊?这可要不得,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送给我这种完全不懂音乐的人呢?”

  “博雅,你知道有些东西是讲缘分的,你是他的有缘人,没什么不妥的。”

  “不行,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下,而且我无缘无故怎么会与它有缘啊?”

  “因为只有你能吹响它,所以你是它的有缘人啊。”

  “什么?”

  晴明取过笛子,博雅才发现晴明是吹不响这笛子的。

  “世上居然有这种神奇的事情。”

  “这就是缘分吧,博雅。”

  博雅推阻再三,晴明仍坚持送他,博雅也只好收下了。

  收了笛子两人开始自斟自酌。

  “好酒啊!”博雅叹道。

  晴明没说话,就着夜雨饮酒,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到了时间,博雅要回去了。

  “博雅,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这笛子是有名字的,你以后就叫它的名字吧。”

  “它叫什么?”

  “叶二。”

  “叶二?”

  “是的,叶二。”

  雨还没停,但势头减小了许多,细细密密一片宛如薄纱。

  博雅不懂音乐却莫名的喜欢这笛子,睡觉时都放在枕头旁。

  晴明仍坐在阳台前,酒还有,鱼只剩下了凉透了的骨头。

  蜜虫就侍奉在他身旁为他斟酒。

  “又找到了,真的太好了呢,晴明大人。”

  “是啊,又找到了。”

  再一次,我找到你了。

待续

无话可说,只有一句话一定要讲:鸡年大吉

╰(:з╰∠)_这种东西随便看看就好了别当真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