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晴博)思慕之人

原著向

OOC

  二人转战至博雅府邸由下午饮酒至傍晚,等待着接送的牛车。

  牛车果然如约而至了。

  “这位大人是?”赶牛车的下人看向晴明。

  “这是我的朋友,听我说了贵府有好笛也想听听,方便吗?”

  “方便,方便,请吧,博雅大人。”

  晴明和博雅相对而坐,都是默不作声。

  博雅因为叶二的事有些消沉。

  晴明看着博雅,唇角含笑。

  “博雅,叶二是那位大人赠送给你的,不会轻易坏掉的。”

  “叶二这样的好笛子若在我手中损坏,我…我一定会悔恨终身的。”

  不待晴明再多说一句,帘外的下人便说道“到了,大人。”

  “博雅,记住一件事,无论期间如何你都不能提及叶二。”

  博雅心中疑惑不已却还是答应了。

  那位俊秀的大人仍笑意盈盈地看着博雅“你来了,博雅大人,好些天没来了。”

  “咦?这位是?”

  “也想听笛音的友人,方便吗?”

  “荣幸至极。”

  “听博雅大人多次提起贵府非凡的笛子,很是想亲耳听听那动人的声音。”在第三方人面前晴明对博雅的称呼会恭敬很多。

  那人听了晴明的花似乎很高兴喃喃自语着“博雅大人常提起我吗?”

  “那我们一边饮酒一边听博雅大人吹笛吧。”

  “如此甚好。”

  当那位大人为博雅呈上笛子时,博雅看着手中的笛子,联想到叶二竟流下了眼泪。

  这就是源博雅,一个率直的男人,想哭就流泪,想笑就露齿的男人,他一想到叶二如此这般好的笛子再也吹不出那样美妙的声音就心痛得无以复加,眼泪就这样流淌出来了。

  那泪水自脸颊流落滴在了笛子上。

  “你怎么了?博雅大人。”

  博雅循着声音望去,只见那位大人竟也神情哀伤,泪流满面。

  博雅忙擦掉眼泪“无碍,无碍,只是看着这笛子想起了一些伤心事。”

  “什么事令大人如此伤心?”

  “……”想起晴明的吩咐博雅停顿了一下“它叫什么名字?”

  “谁?”

  “这笛子。”

  “夜色。”

  “夜晚的笛子吗?好名字。”

  “是好名字吗?”

  “是,是好名字。”

那位大人似乎更开心了。

  “夜色大人,这酒是好酒啊。”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晴明忽然如此说道。

  “啊,是吗?是好酒吗?”应完话那位大人忽然脸色剧变瞪着晴明“你你……”

  “你应了,夜色。”晴明嘴角含笑。

  “啊,你是阴阳师吧?”那位大人颓然道看向博雅“你欺骗我,博雅大人。”

  “我?我我……”博雅不明所以慌张地看向晴明。

  “这跟博雅大人无关,他从来没有说过,是我自己察觉到的。”

  “你自己?原来如此,毕竟是安倍晴明啊,毕竟是那个男人啊。”

  “到底怎么回事?”博雅急切地问。

  “就让这位夜色大人亲自和你说吧。”晴明看向博雅。

  “博雅大人,我的名字叫夜色。”

  “哦,哦,竟和笛子同名?”

  “不是同名,是同一个。”

  “同一个?”

  “我就是夜色,夜色也是我。”

“什么?”博雅思虑着忽然一脸震惊“你是这笛子的化身?”

  “是的,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我只能在夜晚发出声音。”

  夜色将他的故事娓娓道来。

  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他原来的主人是个喜爱管弦之乐的人,每到夜晚总会吹奏他。

  “自从他去世后便没有人再吹奏过我,我便在这沉寂了多年,直至那日听见博雅大人的笛声,我便知道你一定就是我一直等待的人。”夜色看向博雅“我是真的思慕着大人你啊,日日夜夜,为你再次见到你,我化作人,赠你和歌,骗你来这,对不起,博雅大人,这都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所以才欺骗了你。”

  博雅看着泪流满面的夜色“会寂寞的吧,那么多年。”

  “是,很寂寞。”

  “以后不会再这么寂寞了。”

  “真的吗?你说是真的吗?博雅大人。”

  “是,是真的。”

  “多谢,博雅大人。”

  夜色朝博雅行了个礼后消失于夜色之中。

  夜色消失后眼前的景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哪里还是豪宅啊分明是荒地。

  “我们回去吧,博雅。”

  “真是可怜的孩子。”博雅看着手中的夜色说。“你早就知道了是吗?晴明。”

  “听到你说的种种便猜测了大概,此番来访便确定了个大概。”

  博雅看着揉碎在草丛中的月光看得出神,豆大的灯火忽暗忽明照映着他哀伤的神情。

  “博雅。”晴明这么叫博雅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家府邸的外廊上了。

  廊上是蜜虫备好了的酒和烤香鱼,除了博雅和晴明的杯子外还放置了第三个空杯。

  博雅收回目光看向晴明。

  “客人来了。”晴明对他说。

  “客人?谁?”博雅顺着晴明的目光看去,一个皮肤白皙穿着干净无垢的白色圆领公卿服的青年站在庭院中,月光倾泻而下披在他身上。

“你来了,朱吞大人。”晴明红唇含笑看向青年。

  “不是你让我来取东西的吗?说是博雅大人要送给我的。”

  博雅咋听之下以为朱吞是来取叶二的涨得脸色发红神情越发显得哀伤。

  “正是如此。”晴明看向博雅“拿出来吧,博雅。”

  博雅神情凄楚地自怀中取出叶二。

  晴明看着他笑出了声“不是叶二,是夜色。”

  “什么?”

  “夜色只能在晚上发出声音,送给精通管弦之乐的朱吞大人是再好不过的了。”

  朱吞接过夜色探看一番很是喜欢。

  “大人既然来了,不妨一起喝酒吧。”

  “正有此意。”朱吞坐下,蜜虫便为他斟酒。

  博雅看着朱吞欲言又止,神情纠结。

  “叶二的事我听说了。”朱吞看向博雅“大人可把叶二给我看看?”

  博雅忙呈上叶二。

  朱吞探看了一会交还给博雅笑道“并无大碍,博雅大人你试着夸写孩子几句再吹吹看。”

  “这孩子指的是叶二吗?”

  朱吞点头示意。

  博雅看着手中的叶二情不自禁说出了口“好孩子,是个好孩子。”

  源博雅这个精通管弦之乐的殿上人就是如此率直可爱。

  “吹吹看,博雅。”晴明道。

  当博雅满怀忐忑不安将唇贴在叶二上时,叶二流露出了融合在月光中的醉人声音。

  博雅欣喜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博雅忙问。

  “因为嫉妒啊,博雅。”晴明说完这句话时,嘴角含着酒和笑。

  “嫉妒?”

  “你听夜色说有比叶二更好的笛子,你信了而且为此丢下叶二赴约,所以叶二就生气了,所以你吹他他就故意不出声,你刚刚夸了他,他高兴了就出声了。知道为什么夜色让你不要带叶二吗,这也是因为嫉妒啊。”

  “这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这可是朱吞大人送你的笛子啊,肯定不一般。”

  “看来叶二这孩子是真的很喜欢你。”

  “是真的喜欢呢。”晴明笑着。

  “晴明大人,你喜欢捉弄人的毛病得改一改了,你分明知道原因却迟迟不告诉博雅大人,害他那么失落。”

  “你又捉弄我!晴明!”博雅瞪着晴明“我要报复你!”

  “我好怕啊,博雅。”晴明还是笑,眼角弯了起来像极了狐狸。

  “朱吞大人,你知道吗?晴明他也有喜欢的人呢!像晴明这样的人。”

  晴明到了红唇边的酒杯停了下来。

  “哦,是吗?晴明大人喜欢的人是何方神圣呢?”朱吞不怀好意地看向晴明。

  “是谁呢?晴明。”博雅问。

  “是谁呢?晴明大人。”朱吞问。

  “是谁?晴明大人。”蜜虫问。

  “是谁?晴明大人。”蜜夜端着酒瓶歪着脑袋看向晴明。

  晴明被灼热的视线包围着,他放下了酒杯,看向了博雅“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啊,博雅。”

  “你又来,又逗弄我。你真坏啊,晴明,不想说就不想说为何逗弄我。”博雅鼓起了脸颊。

  “我没逗弄你,我平时总逗弄你吗?”

  博雅点头。

  “我这次可没逗弄你,博雅。”

  “你承认了你平时总是逗弄我!”博雅撅起了嘴巴。

  “博雅,我没有,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哼,不和你说了!”

  晴明苦笑了一下。

  朱吞看着晴明沉思了一会“晴明大人,看来你是免不了走一遭这人间的俗情了。”

  “啊,因为我是人啊,是人就免不了俗啊,朱吞大人。”

  “我们不谈这个了,吹笛如何?”博雅提议。

  “好好,好久没和博雅大人合奏,甚是想念博雅大人的笛声。”

  “有幸听到朱吞大人和博雅大人的合奏,我晴明真是三生有幸。”

  晴明听着这妙不可言的笛声,仿佛自己都融入了夜色之中,连着思绪也融入了月光之中。

  博雅,我喜欢你呀。

  你听到了吗?

  蜜虫和蜜夜收拾食案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博雅和朱吞已经回去了,晴明还是背靠着柱子仰头看着夜空,月亮隐入云层中不见了踪影。

  “今天也有在努力呢,晴明大人。”蜜虫如此说。

  “总有一天那位大人会明白的。”蜜夜附和着。

  晴明嘴角含笑“会的,会明白的。”

END

感谢观看

仍是力荐原著

😭😭😭顺便求原著粮啊

自己嫖自己没快感啊(绝望)



 
 

 

 
 
 

 

评论(20)

热度(140)

  1. 御剑怜侍我的cp即正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