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写作朋友读作恋人(写作单身读作狗粮)


大结局预告标题是“秦明化身忠犬男友默默守护”第一个想法是“宝爷由我来守护!”还以为涛宝为救闷骚身受重伤换来日夜守护……←_←然而…………看完后的感想是“林队我肩膀借你靠靠。”

文笔渣,OOC,真人无关

网剧向

剧情设定是……我的cp犯浑的那些事(摊手)

相亲

  “局长,这是这次案件的结案报告。”秦明将工整详细的结案报告放在局长办公桌上。

  “哎,秦明你等一下。”局长叫住了正打算离开的秦明。

  秦明停下脚步疑惑地看向局长。

  “哎,坐坐,跟你说件事。”局长挥手示意他坐下。

   见秦明坐下局长看着他笑了笑“今年多大了?”

  不明意义的开场白让秦明参不透其中的奥妙一步步走向了老狐狸的陷阱“30。”

  “老大不小了啊。”老局长这弯拐得说山路十八弯也不为过。

  “……”秦明对这对话好像有点子感觉了,这熟悉的调调似曾相识。

  “是时候成家立业了啊。”说着老局长从抽屉里拿出了几张照片“特地给你挑的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周末抽空见个面。”

  “……”看着桌上一字排开的照片上的各种各样的女孩秦明总算明白了老局长的意思,合着是在给他相亲啊。

老局长于秦明是上司,是长辈,也有几分似父亲。

  秦明于局长是得力干将,是小辈,也像儿子,免不了为他操点心。

工作以外最担心的就是婚姻方面了,十几年了,也没见秦明有过一点恋爱的苗头。

  前年来了个活宝李大宝,那小姑娘厉害,能克秦明,两人又经历了“生死之交”,关系已经不是普通朋友同事能定义的了,本以为能成一桩婚却没想到过了一年仍是石沉大海了无音讯根本没个动静,把等着吃喜糖的老局长又急上。

  明撮暗合的,结果人小姑娘直接和他说“我跟老秦成不了,八字不合,搁得慌。”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谢谢您的好意。”意料之中的拒绝。

  “我可跟人家都说好了,你不能不去啊,你不去我这老脸可就丢光了。”姜还是老得辣,换做别人秦明可能早就拍屁股走人了,可对面是他敬重又敬畏的老局长,而且这老局长还“撒泼卖老”了,一脸“我不管反正你得去!”的表情。

  “……”秦明有点无语人怎么越老就越喜欢耍赖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不信!”秒回。

  “话我搁这了,信不信由您啊,反正这亲我不相。”这长辈不能太宠,要不然这事有一就会有二。

  “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啊?”想想秦明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这事挺有谱的。

  “比金子都真。”

  “多久了?是行内的还是行外的?”爸爸知道单身多年的你谈恋爱了欣慰之余总喜欢刨根问底。

  他挺好奇一天二十四小时,十六个小时都想工作的秦明哪来的时间又是怎么瞒着一群热衷八卦的吃瓜群众尤其是怎么瞒过他身边那两个八卦头头搞地下革命还不被发现的。

  “挺久了,一年多了,行内的。”

  “这么久了,什么时候结婚啊?你可千万别搞个几年长跑啊。”

  “争取中,会尽快的。”

  看到秦明那么上进老局长表示十分欣慰“好好,什么时候有空了就带来给我看看,让我看看你秦明看得上的女孩是何方神圣。”

  “我争取。”

  心满意足的老局长这才美滋滋地把人放了。

  这一番对话对秦明来说比解剖一具尸体还要累得多,过程堪称艰苦而漫长,革命的道路真不好走。

  一回法医科办公室就看见龙番市警局的两只吉祥物林涛和李大宝头对头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这个好,端庄漂亮。”大宝指了指一堆照片里的其中一张,照片上是个女孩。

  “我也觉得这个好。”

  “你们干嘛呢?”

  “给林涛挑相亲对象呢。”李大宝张口就答道。

  “找相……”林涛话说一半就卡壳了。

  扭头一看秦明就站他身后一脸冷漠。

  “哦?相亲啊。”秦科长面无表情的捧读着。

“是啊,林涛特地让我帮他挑一个好的,这周末见面。”宝哥头都没抬的应着。

  “呵呵。”林式僵笑,心虚的林涛偷偷地伸手去够桌上的照片企图把照片收回却遭到了宝哥的阻止。

“干嘛呢,我还没看完呢!”大宝一把把林涛的手拍开了“老秦,你也给林涛看看呗,哎,这个怎么样?”

  “挺好的,就这个吧。”不喜不悲平平淡淡的一句提议却让林涛虚了一脸的冷汗。

  “……”秦明看向林涛,林涛低头闪避开他的视线。

  “那那就这个吧,我我有事先走了。”林涛匆匆把照片一揽逃命似的离开了法医科办公室。

  “干嘛啊,慌慌张张的?”宝哥一脸疑惑,刚不还好好的吗,咋这会像被人追杀似的。

  “做了亏心事能不慌吗。”秦明如是说。

  “亏心事?林涛除了双商比较拖累人民群众外没别的了啊。”日常就是你怼我他怼你我怼他。

  “话说,老秦你啥时候也去相个亲啊,秦嫂的见面礼我备了大半年了都。”宝爷朝秦科长挤眉弄眼,满眼八卦之光。

  秦明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向大宝“你第三十个相亲对象怎么样了?”

  “……”空气突然间就安静了。

  所以,人啊,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今天一整天除了早上露了一面,一天二十四小时有至少十个小时都待在法医科办公室的林涛都没再窜过法医科的了门。

  所以今天和平的法医科办公室很冷清。

  “wuli涛宝宝呢?”大宝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一边嘟嘟囔囔一边翻阅卷宗。

  没有吉祥物逗的日子好难过啊。

  “在忙着准备明天的相亲吧。”秦明头都没抬地应着。

  “哎,秦明你给他做身西装呗,都没见他穿过,按他这身量穿起来一定人模狗样的!”

  “我缝纫机坏了。”

  “怎么就坏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它心情不好所以坏了。”

  “……”宝爷探究地看着秦科长“今天吃药了吗?秦科长。”

  “滚。”

  林涛盯着墙上的挂钟在心里默默倒计时。

  三二一!

  抓起衣服就撒脚丫子跑,那样子就像下课奔向食堂的高三狗。

  “那么急着干什么去啊?林队。”在门口迎面差点撞了人,还好林队虽然双商不高可运动神经还是杠杠的一个紧急刹车没啥大问题。

  “呃……回回家啊。”今天林队一看见秦科长就特别虚,里里外外都虚,活像欠了人家百八十万。

  “回家啊,一起?”秦明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啊?那那今今晚我想想回我自己公寓。”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利索的林队真的很虚。

  “我送你。”秦科长依旧面无表情。

  “好好吧。”

  林涛伸手去开后座的车门,被一只修长的手按住了车门。

  抬头看去只见秦明朝他挑了挑眉“坐前面。”

  林涛无奈,阎王要你三更死你就没有五更的命。

  “相亲啊。”该来你就算神闪避max也不顶用早晚都要来。

  秦科长专注开车目不斜视,语气冰冷。

  “嗯。”林队一脸乖巧低头看爪,哦,不,手。

  秦明没再开口。

  两人陷入迷之沉默。

  “对不起。”良久林涛才默默开口了“我我妈说如果我敢不去就把我剜成肉片晾干喂狗。”

  武将他娘果然不同凡响。

  “……”虽然秦科长表面上风轻云淡其实内心还是有点波澜的,厉害了我的丈母娘。

  “你要不喜欢,我就不去了。”

  我能喜欢吗?只要是个人都不会喜欢好嘛,谁喜欢看自己恋人和别人相亲啊,能喜欢的不是有病就是有病。

  “你还是去吧,免得你妈明天请我吃水煮肉片。”论重口味谁能比得上秦法医啊。

  “那你不生气了?”林涛一听一脸讨好地看向秦明。

  “那不能,我还在生气。”

  “……”

  “今晚去我家。”秦科长一个漂亮的调头原路返回了。

  相亲是要付出代价的,至于那天晚上各种少儿不宜的事件就不多说了。

  “今天局长给我安排相亲了。”

  “啊?你答应了?!”这回轮到林队急了。

  “不可以吗?你可以去我就不可以?”

  “……”理亏在先的林涛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可以。”

  秦明瞟了一眼沉郁的林涛“知道不开心了?”

  “没。”这小怨妇样能没?

  “我没答应呢,我跟他说有喜欢的人了。”

  “啊?”林涛给秦明逗得像坐过山车一样。

  所以说傻白甜在腹黑面前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他让我有时间把人领来给他看看。”

  “啊啊?那那你怎么说的?”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吗?

  林涛表示十分紧张。

  “我说我争取。”

  “哦哦。”林涛松了口气之余还有点失落。

  “林涛,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样,你有很多负担,所以我不逼你。”

  秦明依旧目视前方“我等你。”

  林涛一瞬间眼眶都热了,他们迟迟不公开完全是林涛单方面的问题,秦明何时何地都能表明这段关系而且毫不畏惧。

  “谢谢你,秦明。”

  “林涛,我们一起好好争取一下吧,革命的路还很长。”秦明向林涛伸出了右手。

  “嗯。”林涛也伸手去握他的手。

  我们之间不需要海誓山盟不需要甜言蜜语只需要你一个坚定的眼神,一声肯定的回答。

  次日,某饭馆。

  女方so:你相个亲还带亲友团你还是男人吗?!

  带了一桌子队友来相亲的林队好感度瞬间下降百分之八十。

  “别客气啊,大妹子,随便吃。”林涛身旁的小刘热情洋溢。

  “呃,谢谢。”女方尴尬地捞了捞碗里动物内脏。

  你妹的,你带亲友团就算了!第一次见面你请我吃这玩意?!

  林队好感条顿时碎成了渣滓。

  “啧啧,要完,就林涛这双商实在感人。”斜对桌的宝爷真是恨铁不成钢。“第一次见人这么相亲的,怪不得一直单身,活该!”

  “臣附议。”秦科长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大宝看过去见他嘴角微翘“心情不错啊,老秦。”

  “心情大好。”

  “哎哟喂,真没眼看了,林涛给人姑娘夹的都些什么菜啊?猪血,猪脑,是女孩子吃的吗?”

  所以这亲相黄了是理所当然的要是能成,那姑娘不是瞎就是瞎了。

  写作相亲读作犯浑。

 

 

 

 

 
 

 

 
 
 
 

我比较脱轨,剧追得也比别人慢很多

大家发糖的时候我在插科打诨,大家发刀的时候我在浑水摸鱼

很久没刷了,不知道明涛大部队最近发刀还是发糖,so我依然在摸鱼

 

评论(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