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日常车祸现场

大概不是车,不过不建议未成年观看

高产的背后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陷?其实是停电了,没电肝游戏也没电浪b站了……所以就跑来更新了

更新的另一个原因是我抽到了ssr茨木,并没有什么卵用根本养不起,摔!

网剧向,文笔渣,ooc,真人无关

别输了

秦明和林涛确认关系已经有些日子了。

至于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就说来话长了,不过简单概括大概就一句话:两小无猜,日久生情。

哦,不对,是生情了可还没日。

确定关系后也没日,不仅没日连牵手打kiss都没有。

恋爱前跟恋爱后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像是五星难度的找茬游戏一样,没有美猴王的火眼金睛你是看不出任何破绽的。

 该调侃的照样调侃,日常调戏也没少,怼怼更健康。

 不过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变化的,即使这些变化十分细微。

 比如,林涛偶尔会看着秦明的侧脸看得出神。

  再比如,秦明下班以后会特意等林涛一起走。

  机灵成精的宝爷怎么会看不出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变化呢。

 “你们不会是在交往吧?”某天三人一起在老地方吃饭的时候宝爷就毫无忌讳really耿直地问了。

 吓得林涛鸡腿都掉了。

  “……”秦明瞟了一眼身旁的林涛答道“我们是在交往。”

语气风轻云淡地像在说“今天白菜八毛钱一斤。”

 “……”空气忽然间就安静了。

“我天天忙着相亲,你们倒好,窝里抱团了。”宝爷叹了口气又继续啃碗里的小龙虾了。“还瞒着我,太不够义气了!”

 说不吃惊那是假的,宝爷其实蛮震惊的,她就随口问问,没想到一语成谶。

 叹的这一口气有几分是感叹自己仍单身剩下的是为他们,震惊于他们的感情,忧心于他们的未来。

 这条路可不好走,不好好努力的话随时都会迷失方向的。

 “……”林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安静地啃着鸡腿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犯了错误。

 “等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了一定会通知你的,到时候份子钱别忘了。”秦明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切,谈恋爱了不起啊!”宝爷不屑道“你敢结份子钱绝对少不了!”

 林涛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结婚他还真没想过,连能在一起多久他都没想过,关于这段感情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了。

 林涛在感情方面意外的挺悲观的,他觉得脚下的路有点模糊不清晰,像笼罩着浓雾。

 他不觉得他们可以走下去。

 秦明这么坚定他倒挺意外的,毕竟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也不知道秦明喜欢他哪里,甚至也不清楚自己又喜欢秦明哪里。

 “少了不收。”

“放心吧!少不了!砸锅卖铁我也给你凑够份子钱行了吧?!”宝爷恨恨地叉着碗里的龙虾小声嘀咕着“还指不定谁先拿请帖甩在谁脸上呢!”

 嘀咕完才发现对面的林涛异常的安静,抬头看去的时候他低着头看着碗里的鸡腿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平时那么逗逼的多动症这么安静真让人有点不习惯。

 “干嘛呢?林队,还害羞了?”宝爷笑道。

 “……”谁知林涛想得太出神根本没听到她说的话。

  秦明看了一眼他没说什么。

 宝爷也没再说什么了。

 空气又突然安静了。

一直到吃完饭,都没有人再开过口,这安静如鸡画风对平时一直热热闹闹的勘查一组来说可谓十分清奇了。

直到临别的时候宝爷才又跟林涛说了一句话“千万别输了,林涛。”

宝爷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千万别输给了世俗。

林涛那时候还不理解宝爷那句话的意思。

 林涛看着窗外飞过的景物发呆,今晚咱林队净发呆了了。

  人郁闷的时候都想静静。

  我也不知道静静是谁。

 好吧,我说了个冷笑话。

  窗外飞快掠过的景物一开始只能看得到残影,慢慢的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十分清晰了。

 林涛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车停了,不过没停在他家楼下,而是停在了一段冷清没有行人的路上。

 “怎么了?”他扭头去看驾驶座的秦明的时候,秦明正低着头在解安全带。

 秦明没回答他,而是倾身靠向他。

 然后林涛的下巴就被用力地抬了起来,紧接着唇上烙下了一股温热。

 这个吻来得猝不及防而且火辣还有点粗暴。

 林涛有点本能地抗拒,秦明显得心情很不好,一感受到林涛的抗拒他就更加用力的压制,秦明力气其实远比林涛大,可能跟他的职业有关系。

 所以林涛的抗拒没什么太大的效果加上安全带的牵制林涛能使的力气就更加有限了。

 秦明伸着舌头去舔舐着他的嘴唇想探入口中的时候却遭到了阻碍,林涛紧紧咬着牙不愿接纳不速之客。

 本来闭着眼的秦明因此微抬了眼皮,半睁着眼睛去看林涛,林涛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秦明很性感,跟平时禁欲的模样天差地别,有着种别样的色情。

 可秦明眼睛里的一些东西同样让林涛很畏惧和惊慌失措。

 比如情欲,占有欲,征服欲,还有愤怒。

 林涛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他觉得秦明吻得他的嘴唇生疼,他太过粗暴,这已经不是吻了,这是噬咬。

 他非常愤怒,林涛从这个亲吻中接收到了这个信息。

嘴唇上突如其来的刺痛使得林涛松了防线被秦明一举攻陷。

 一方大肆进攻,一方抵死反抗,一进一退倒有了些欲拒还迎的意味。

 周围太安静了所以舌头搅拌津液的声音和喘息声格外的突出。

 这舌吻太过于火热和漫长,长到林涛肺里的氧气已经供应不起大脑机能了,头脑变得浑浑噩噩连带这反抗的力度都弱了下去。

 我不会因为接吻窒息而死吧?如果真这样明天可会上头条新闻的,那也太丢脸了。

 林涛的思维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了迷之跳跃。

  最终秦明还是很仁慈地放过了他的嘴唇没让他窒息而死。

林涛忙着大口大口汲氧的时候秦明忙着在他身上开垦掠夺,一边亲吻着他的脖颈一边拉扯着他的领口。

 今天就不应该穿衬衫的,林涛心想。

 “别这样,秦明。”林涛哀求着。

 林涛平时傻里傻气的关键时刻还是挺精的,他知道怎样能阻止秦明。

 硬扛不行软磨能行,当然前提是秦明没那么愤怒。

 今天的秦明出奇的愤怒所以撒娇没顶用。

 眼看着扣子已经被扯开了好几颗漏出一片大好春光的林涛就真急了,他知道,秦明是来真的了。

 “别这样!秦明,别这样!”他推拒着哭喊着。

 秦明最终还是停下来了,但他没松开对林涛的钳制。他抵着林涛的额头直视着他的眼睛。

 他看到了他眼里的泪水。

 林涛也看到了他眼中的悲愤。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他的声音低沉嘶哑有点色情但很悲伤。

 “不知道。”林涛低声回应着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我为你的不坚定而生气而悲伤你知道吗?林涛。”

 “……”

 “我在你眼里看不到你对这段感情的肯定,只有动摇和不信任,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没想过和我走下去?”

 “是。”林涛心虚地低下眉目。

 “你这样是不是太狡猾了,说好了在一起到头来我却仍是单恋,而你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趟这淌浑水。”

“不是的。”林涛嘴巴张了又张却没能将这句话说出口。

因为,他的确这么想过并且一直有这个想法。

“我给你时间考虑一下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就什么时候告诉我。”秦明抬头伸手帮他把扣子一颗颗扣好。

 看着秦明漂亮修长的手指林涛心里乱成一团麻绳。

 “林涛,我不要不确定的爱情,所以给我一个清晰明了的答案,告诉我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走下去。”

车子又发动了,带着沉默上路了。

再熄火的时候已经到林涛公寓楼下了。

林涛看着秦明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涛下了车,没走,秦明也没走,两个人就静静的看着彼此。

“别输了,林涛。”秦明说了跟宝爷一样的话。

“什么?”林涛下意识地问。

“别输给了自己。”

在爱情的路上,别输给世俗,别输给自己。




涛宝你怎么就下车了呢?我还想看车震呢(并没有)

你想看车震吗?

真巧我也想,摊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微笑)

评论(9)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