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清新小日常(正经脸)

论开车不成反车祸的现场

网剧向

文笔渣,OOC,真人无关

礼物

  “老秦,今晚聚个餐呗,我请客。”林涛拦下了正准备回家的秦明。

 “今天刮得什么风啊,林大队长居然要请客?”秦明挑了挑眉。

 “瞧你那什么话,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这不是看刚结案,大家都辛苦了,想犒劳一下你们吗。快走吧,大宝在楼后面等咱们呢。”林涛拦过秦明的肩就把人往外拖。

 没走两步,搭在秦明肩上的手就被秦明拍掉了,他也不介意。

 “感谢林队长请我们吃饭!”大宝看着满桌的美食眼睛都发光了。

 “别客气,随便吃!”林涛今晚散发着迷之地主家傻儿子的土豪气息。

“今儿怎么这么大方?是不是喜事将近啊?”大宝一脸的八卦求知欲。

 “今天的确有喜事。”

 “真有啊?什么喜事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

 “哎哟,还买起关子了?”

 “赶紧吃吧,都冷了。”

 ……

 “请问,是秦明先生吗?”

 “我就是。”

 “这是您的礼物。”服务员把那束不小的十分惹眼的玫瑰递给了秦明。

 “……”秦明一脸不明所以地接过了花束。

 谁送的?为什么送我?

 居然有人送秦闷骚花?!对面的大宝一脸不可思议。

 只见鲜红的花丛中露出了一片小粉色,看上去好像是卡片。

 秦明把卡片抽了出来。

 只见卡片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秦小明,生日快乐!”

 秦小明,这么叫他的人只有一个。

 这小学生一样的字迹他身边也只有一个人。

 秦明瞥了一眼身边的人,然而有人却在假装看风景。

 “今天……你生日?”大宝不确定地问。

 “嗯。”秦寿星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其实他根本没想起今天是他生日。

 大宝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左看右看,看见了自己碗里的大鸡腿。

 心里一横,站起来就要把碗里的鸡腿夹到对面秦科长的碗里。

 却被秦明眼疾手快地挡住了。

秦明一脸 “你干嘛?”的表情看向她。

 “没准备礼物,只好以此薄礼敬您了。”宝爷其实特别舍不得。

 “我不要,上面都是你口水。”

 “我还没动过呢!”

 “你筷子上难道没你口水?”

 “哦,也是。”宝爷毫不在乎秦科长的嫌弃,喜滋滋地把鸡腿回收了。

 礼我敬了,是你自己不要的。

 “哎,林涛,今天秦科长生日你没点表示?”大宝才发现今晚的林涛异常地安静。

 “我送了啊。”林涛朝秦明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

 “花,我收下了。”秦明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大宝由一脸茫然到一脸我懂了然后是一脸震惊“这花你送的?!”

 “是啊。”

 要是女人过生日送花还可以理解可男人过生日而且还是一个称花为“花的尸体”的闷骚男过生日你送花???

 而且这个闷骚居然还接受了,没有一脸嫌弃地把花丢回去然后说“这花的尸体你还是留给自己吧。”

 这不是李大宝认识的秦明。

 “想不到你还挺浪漫啊,林队。”宝爷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能干巴巴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也这么觉得。”

  你给男人送花你还觉得自己浪漫。

  不是很懂你们直男。

 看着对面表现十分反常的两人宝爷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总觉得今晚他们之间的气氛很微妙啊。

 “可惜没买蛋糕。”大宝惋惜道,吃货的眼里,没有蛋糕的生日不是完整的生日。

 “服务员,蛋糕可以上了。”林涛朝服务员招手示意道。

 “……”你准备得挺齐全啊林队“你刚刚说的喜事该不会就是老秦的生日吧?”

 “是啊。”林涛一边点蜡烛一边应着。

 “完了,你为老秦做了那么多我连个屁都没放,看来以后老秦对我要差别对待了,林涛你个争宠的心机boy!瞒着我一个人偷偷地准备!”大宝不满地碎碎念着。

 “你不放屁就已经是为我做的最好的事了。”

 “什么啊,我也是今天下午才想起来的,抽空临时准备的,所以也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就随便送了些花。”

 “你早点告诉我,让我买点龙虾尸体送老秦也好啊!”

 “你那些龙虾尸体留着自己吃吧。”

 宝爷觉得现在差别对待已经十分明显了。

 看来以后日常互怼就要变成她被怼了。

 为了争取上位,宝爷唱生日歌的时候表现得十分卖力。

 “许愿啊老秦。”林涛这么说换来了秦科长的一脸冷漠。

 你让一个闷骚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闭眼双手合十虔诚许愿?

 “赶快,蜡烛快灭了都!”林涛催促道。

  秦明不情不愿十分敷衍地许了一下就把蜡烛吹了。

  “生日快乐!”

 不知不觉这冷冷清清安安静静的生日宴会就结束了。

 “回了,明天见。”

 “注意安全。”

 “会的。”

 “老秦,生日快乐。”大宝从车窗里探出了脑袋。

 “礼物。”秦明朝她伸出了手。

  “我送了,你自己不要的。”

  “那不算,你明天再补给我。”

  “好好,我补。”今儿你是寿星不跟你计较。

  把宝哥送上车,林涛正打算给自己也拦一辆车。

  “送你。”秦明举了举手里的车钥匙。

  “又不顺路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不要废话,我说送就送。”看看,霸道总裁feel。

  “成成,今天你生日,依你依你。”

  几分钟后。

  “老秦,这不是回我家的路吧?”林涛看了看窗外又扭头看了看专心开车的秦明。

  “嗯。”

  “……”看着像回你家。

  “今晚在我这过夜吧。”

  “……”多稀奇啊,秦科长居然邀人去他家过夜“这不太好吧,孤男寡男的。”

  林队,不是你半夜提着啤酒和拳套敲人家门的时候了,还孤男寡男不太好呢。

  “我们什么关系有什么不好的?”

  我们什么关系?

  情侣关系呗。

  林涛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他和秦科长交往得有一个多月了。

  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

  他给秦明桌上放苹果的时候,秦明对他说“林涛,我们交往吧。”

  “好啊。”林涛那时候特别顺口就答应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秦明跟他说的是什么。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他们的关系没有任何变化,他依然是日常被怼,秦明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任何变化。

  相对的,他对秦明也还是那样。

  他们相处的模式没有任何变化。

  一切照旧如常,正常得林涛都以为那天晚上的对话只是一个梦境。

  搁一个月以前让林涛去秦明家过夜他会乐意至极,可现在有点不一样了。

  他们的关系不一样了,“过夜”的性质就和以前蹭吃蹭住的性质不一样了。

  从秦明的主动邀请中就可以看出,此“过夜”非彼“过夜”。

  可林涛转念一想又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因为确定关系的这一个月以来,他们连手都没牵过。

  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一夜之间突飞猛进发展这么快吧?

  看秦明一副禁欲性冷淡的样子,他们就算谈恋爱也应该是柏拉图式的。

  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不是吧。

  不知不觉目的地就到了,而林涛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自知。

  “想什么呢?快下车。”秦明绕过来给林涛开车门。

  “哦。”

  也不是第一次来秦明家,可这次林涛却表现得十分拘束。

  “愣着干嘛?洗澡去啊。”

  “我没带衣服就凑合一下睡沙发吧。”以前来的时候就一直睡的客厅沙发。

  “衣服穿我的,睡什么沙发我难道没床吗?”

  “……”

  感觉他们的关系又有点不一样了,秦明不仅借衣服给他穿连床都给睡了,让林涛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难道,我们晚上要盖被子聊天吗?

  谁知道呢。

  林涛洗完出来的时候秦明正伏案工作。

  “洗好了?”

  “嗯。”

  “头发擦干点,困了就先睡吧,我写完结案报告再睡。”

  “没事,我等你。”林涛说着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习惯性地调成了静音。

  “随便你。”

  看着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就糊成了一片,没看两分钟林涛就睡着了。

  今天东奔西跑的还要抽空给秦明准备生日是挺累的。

  秦明给结案报告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抬头一看,林涛已经歪着头在沙发上睡着了。

  “林涛,醒醒,回屋里睡。”

  “不用了,我就睡这吧。”林涛迷迷糊糊地就想往沙发里缩,被秦明一把揽住抱了起来。

  “睡屋里。”秦明拉着眼睛都睁不开的人进了屋。

  一沾到软乎乎的被单,林涛就往里蹭啊蹭跟只大型犬似的。

  秦明刚往床上一躺,林涛就嘟嘟囔囔地开口了。

  “哎,秦明,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啊?”

  “你都上我床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谈恋爱?”秦明看过去的时候林涛连眼睛都没睁开。

  “你喜欢我哪里?”

  “……”秦明认真地思考了两分钟,没想出个所以然。

  “我觉得特别不踏实。”

  “为什么觉得不踏实?”

  “因为我觉得我们不像在谈恋爱。”这时候林涛已经睁开眼睛了,看样子是已经清醒了很多了。

  “林涛,我喜欢你。”秦明看着他明亮的眼睛认真地说着。

  “……”林涛愣了一下,耳尖都红透了。

  哇,直球耶,防不胜防。

  “……睡了吧,很晚了。”关键时刻咱不能怂啊,林队。

  秦明伸手把灯关了。

  “今天,谢谢你给我过生日。”秦明伸手去抱林涛,把人直接搂怀里了。

  “你根本不喜欢吧,花之类的东西。”

  “我是不喜欢,可我喜欢你。”

  “我也是。”林涛这句话说得很小声。

  可秦明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次日,早晨。

  “早啊,宝哥。”

  “早。”大宝眼尖地发现今天林涛有点不一样“这衬衫不是你的吧?”

  “……”这你都看得出来“呃,我新买的。”

  “这不像你的品味啊,更像老……”

  “我突然想试试别的风格所以就买了。”林队都想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了。

  “是吗?”一脸怀疑。

  “是的。”一脸真诚。

  龙番市警局套路有点深啊。

  “你今天身上味也不对啊。”

  “有吗?”

  “这味跟老……”

  “李大宝,磨蹭什么,还不快点工作。”秦明路过的时候就提着宝爷的后领把人拎走了。

  “哎,别动手动脚。我自己会走!”

  如果我们冰雪聪明的宝哥知道今天林队和秦科长是坐同一辆车来的,机智如她一定能领悟其中的奥妙。

多次想开车都失败了,然后就变成了清新小日常

哎,悲伤逆流成河

  

评论(6)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