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牵手

阿西吧!没赶上双十一作妖!

网剧向

文笔渣,OOC,真人无关

  “我妈怎么跟你说的?”宝爷的笑容凝固了。

  “阿姨,跟我说你是医生啊。”

  宝爷放下了筷子,摸了摸鼻子,有点局促。

  “我想我妈可能没跟你说清楚。”宝爷抬眼看对面的男人表情很认真语气很坚定“我是一名法医。”

  看那个男人的表情宝爷知道这事黄了。

  “你平时工作的时候也会接触尸体?”

  “会。”

  “吃饭前洗手了吗?”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掩盖不住的恐惧。

  法医怎么了?很脏吗?

  宝爷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你也知道我们的工作呢就是和一些尸块什么的打交道,什么头被压扁的,脑浆都溅出来了红红白白的,不闻着点尸味还真没什么胃口。”

“……”看上去好像快吐了。

  呛赢了的宝爷并没有多高兴。

  法医怎么了?为什么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谁想这样呢,她也不想,可总得有人来做这件事,他们不做谁做呢?

  “很难接受是吧,可这工作总要有人做的,我们不做,谁做呢?” 宝爷低下了头,看着眼前的火锅眼睛有点亮亮的。

  觉得好委屈啊。

  谁做呢?谁替无辜的死者说句公道话呢?

  “看来咱有缘无分,再见。”宝爷站了起来朝对面的男人伸出了手,可那男人只顾着用纸巾擦手完全没理会她。

  叹了口气,宝爷转身离开了。

  明天,她又是那个提着勘察箱拿着手术刀的女汉子。

  虽然她的工作给她带来了很多困扰她却从来不埋怨,这不止是一份工作这还是一份使命。

  看着吃到一半就离席朝他们走过来的李大宝,林涛就知道,这相亲黄了,看他们前期聊得好好的还以为有戏呢。

  “走吧。”宝爷手一挥潇洒而去,虽然她尽量表现得不在意,秦明还是看得出她很不开心。

  “又黄了?”林涛看向秦明。

  秦明点了点头。

  “第几个了?”

  “第九个。”秦明就知道这事十有八九是要黄的,一个干法医的女孩想找个外行人,难,外行结合失败率高过同行结合的失败率。

  大宝一个人走在前面,秦明和林涛走在后面,十一月的晚上风很冷,冬天就要来了。

  走在路上的都是些情侣,更加刺激了刚刚相亲失败的宝爷。

  平日里活力四射的背影现在看上去沮丧又单薄。

  粗神经如林涛也发现了她的不开心,毕竟是女孩,平时多汉子,该有的少女心和女人的自尊心还是有的,也会像个普通的女孩一样伤心难过的。

  林涛用身体撞了撞身边的秦明。

  秦明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林涛朝宝爷的方向抬了下下巴用眼神示意道“安慰一下人家。”

  秦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独自一人走在前边的大宝“爱莫能助。”

  你不能指望我们闷骚到骨子里又毒舌的秦法医能说出什么能听得下的慰藉人的话啊,秦科长说的话那只能是火上浇油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林涛一脸“就知道不能指望你”的表情。

  “宝爷,知道今天啥日子吗?”林涛一边喊着一边拔腿追上宝爷。

  “什么日子啊?”宝爷兴致缺缺地问了一句。

  “双十一啊!”

  “那又怎么样?”

  “这不是咱们单身狗的大节日嘛,怎么能不出去嗨一嗨啊?”

  “没钱。”

  “钱不是个问题,老秦请客!”

  正抬手看表准备回家睡觉的秦明收到了四道目光的凝视。

  林涛拼命地向他挤眉弄眼,面部表情滑稽又搞笑。

  你安慰妹子我买单?应该说,又我买单?这样想的秦明还是答应了“这次我请客,仅只一次,下不为例。”

  傲娇的温柔,四个字“口是心非”。

  宝爷眼睛顿时就亮起来了。

  他们先是大吃特吃了一顿然后去了KTV。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宝爷一脚踏在茶几上一手举着麦克风吼得撕心裂肺,比起唱K,她更像高举着旗帜大喊“来,战个痛!”的起义军。

  林涛抱着麦克风在宝爷的豪迈歌声中风中凌乱。

  真不愧是闻尸不变的女汉子连唱K的画风都是如此的清奇。

  完全插不上嘴的林队自己默默打开了赠送的啤酒。

  秦明则靠在沙发上努力地放空自己,要不然他迟早会被这魔音折磨死,这绝对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KTV。

  “唉,多好的姑娘,怎么就是嫁不出呢。”林涛朝他靠了过来,一边说着一边仰头灌了一口酒。

  林涛靠得很近,头发都扫到了秦明的脸上,弄得秦明有点痒痒的。

  秦明面无表情地将林涛推开。

  林涛摊了摊手,靠向了另一边。

  “那个人配不上她。”秦明的声音很快就被宝爷的歌声掩埋了。

  “你说什么?”林涛问着又靠了过来。

  “没什么。”

  傲娇夸人的话从不说两次。

  那个男人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的。

  毒舌归毒舌,该护的犊子还是要护的。我带出来的学生,不是用来给你嫌弃的。

  得到发泄的宝爷唱得根本停不下来。

  林涛酒都喝三瓶了,也没见她有点要停的意思。

  林涛伸手去够第四瓶酒的时候,被秦明打手了。

  “干嘛?”林涛一脸不明所以。

  “还喝,不知道喝酒伤身?”

  “没事。我酒量好,再说免费的不喝浪费了。”

  又伸手去够。

  啪的一声,又被拍掉了。

  再够,再打。

  “……”

  “再拿试试看,我全扔了。”秦法医斜了林队一眼。

  无可奈何的林涛默默吃起桌上的水果。

  一边吃着还不忘给宝爷捧场。

  “唱得好!”

  秦明正努力放空自己的时候,一块苹果戳到了嘴唇上,冰冰凉凉的。

“吃一块?”林涛举着戳着水的牙签看着他。

  秦法医不情不愿地开口啃了一小块,然后就把林涛的手推开了“不新鲜。”

  林涛看着牙签上剩下的苹果块,没看出哪里不新鲜,怂了怂肩把剩下的苹果块吃了秦明都来不及阻止“挺好吃的啊。”说着又插起了另一块。

  “……”敢情这牙签是你用过的啊。

  听说咱秦科长有洁癖耶。

  “尝尝这个?”

  “这个还行。”

  大概或许也许有吧,反正人家吃小龙虾是要戴手套用刀子的,反正人家坐车盖是要铺一层布的,反正人家不吃有灰尘的鸡腿。

  为什么愿意吃人家口水?鬼知道啊!

  宝爷唱得喉咙痛痒声音嘶哑后才停了下来,把麦克风啪地一声砸在了茶几上,惊醒了靠在秦明肩上的林涛。

  “怎么了?天亮了?”林涛茫然地左顾右盼。

  秦明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心想:这样你都能睡着?

  又斜了一眼猛灌酒的宝爷“把人家麦克风砸坏了,自己赔。”

  “过瘾了吗?宝爷。”林涛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过瘾!”

  “那回了?”

  “回!”

  三人结账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只有偶尔路过的出租车。

  一出KTV三人都被冷风吹得够呛。

  真不是一般的冷。

  给大宝拦了辆出租车。

  “真不要我们送?”林涛弯腰去看车里的宝爷。

  “不用!”宝爷手一甩豪气道。

  “那行,自己注意点吧。”

  “会的。”

  “司机,等一下。”

  林涛绕到车后把车牌号给拍了下来,以防万一。

  宝爷看见了笑道“林涛,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的。”

  “那咱两凑合着过呗。”林涛挑了挑眉。

  “咳咳。”秦科长装模作样咳了两声,干嘛呢?调情?能不能注意点?

  “滚滚,我回去了。老秦,林涛交给你了,记得给人安全送到家啊!拜拜!”

  “嘿,个丫头!我一男的送啥送啊?”

  宝爷朝他做了个鬼脸,然后跟着车离开了。

  瞬间就只剩下了秦明和林涛,那么晚了,出租车也不是那么好等的。

  两人站了几分钟都不见有车。

  整条马路上都没有人,路灯冷冷清清地照着,冷风飕飕地吹着。

  冷得林涛又是哈气又是跺脚。

  “都让你多穿点了,现在昼夜温差大不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会这么晚才回去嘛,咱边走边等吧,活动一下没那么冷。”

  两人肩并肩慢慢地走着。

  “真的挺冷的,冬天就要来了。”林涛道。

  “是快来了。”秦明应着,伸手去抓林涛的手。

  紧紧地握着,十指相扣。

  林涛看着他愣了一下,笑了笑,也没挣开。

  “有没有暖一点?”

  “拜托,你手都比我的冷好嘛。”

  “……”男人啊,一个个都不懂得浪漫。

  “你干嘛不学电视剧里的把我的手揣兜里啊,多浪漫啊。”

  “……”秦明挑了挑眉“没想到你还有颗少女心。”

  即使这样说着,秦科长还是照做了。

  “这样暖了点。”林涛笑了笑。

  “哎,昨天双十一,我也跟风凑了个热闹,逛淘宝了。”

  “怎么要我给你清购物车啊?已经过零点怕是来不及了。”

  “我给你买了条围巾。”

  “没给自己买剃须刀?”

  “干嘛老呛我啊!”

  “喜欢。”

  “……”这人都什么毛病啊“我还给咱家添了些东西。”

  “是吗?都添了啥啊?”

  “很多,等货到了你就知道了,对了,我还给大宝买了条裙子,她生日快到了,到时候你送她吧。”

  “干嘛不自己送?”

  “这是你的份我的那份我自己再给她准备。”

  “就你那眼光能好看?”

  “我让我妹妹帮忙看的。”

  “这还差不多。”

  “挺好的一个女孩,怎么就那么难嫁啊。”

  “那个男人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的。”

  “也是,那算什么男人,这样对女孩,她值得更好的。”

  “刚你说要跟谁凑合着过?”秦明停下了脚步,暗戳戳地揉着林涛修长的手指,发亮的眼睛盯着林涛。

  “……”你吃得哪门子的天外飞醋啊?“开玩笑而已。”

  “我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已经算是精神出轨了。”

  “……”你还较上真了是吗“我的错,我忏悔行吧?”

  这种死傲娇的猫科得顺着毛来,要不然炸毛了很难搞。

  秦明,我怎么没发现你是个又抠又矫情的人呢。

  灯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END

 

 
 

.看宝爷相亲那段真的好心疼啊,超想糊那个人渣一脸

那么好的女孩哪里找啊

你不要,我稀罕着呢,宝爷,男人有啥好的,咱们百合啊(拖出去喂狗)

 

另看见大家都发刀我一脸状况外,怎么只有我热衷于插科打诨啊不务正业啊(划掉)

评论(10)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