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今天也没能脱非

写者(你没看错)黑化注意

今天也没能脱非的怨念产物

好受伤啊,需要荧总奶一口才能活过来(荧总:走开!别跟老娘抢火!!)

一寝室一起玩……只有我最非

来啊,作妖啊!反正都是要死!

你不能离开我

  秦明喜欢林涛很久了,久到作为一个数据控的他都记不清是多久了,几年几个月几天几个小时几分钟几秒?他记不清了。

  秦明是一个外冷内热又闷骚到骨子里的人。

  一个让他说一句好话困难得像要从他身上剜下一两肉不能多一分不能少一毫的人。

  这样的性格使得秦明能把这份暗恋死死藏着掖着完全不被人发觉,然后他自己独自看着这份暗恋在黑暗里慢慢腐烂发霉。

    暗恋像一种能使人产生快感的自虐行为。

  每天都是痛并快乐着。

     快乐是因为林涛一直在他身边从没离开过他,他能轻易地看到他,跟他说话,和他有肢体上的接触。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怕只是看着他,你都会觉得全世界的幸福都在你手上。

  痛苦是因为林涛一直在却从来不知道他的这份爱慕,所以肆无忌惮地撩人或者被人撩,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被人撩。

  被怨怼的林科长表示十分无辜,我什么时候撩过人了?再者你把这份爱恋藏得像妻管严藏私房钱一样你还指望恋爱神经粗过电线杆的人能发现?

 秦明是个闷骚又极其有占有欲的人。

 他能忍受林涛被人各种“撩”是因为林涛在这方面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即使被各种“撩”也一直坚守阵地从未被扑倒过,加上秦法医各种明防暗斗的小伎俩,林涛在爱情路上可谓是“荒草丛生”,毫无所成。

  这样的处境让秦法医心安理得地将自己的暗恋进行下去了。

  有一种囊中之物的安定感。

  不过这大概都是错觉,他一天没拿下林涛,林涛就一天都是棵没主待认领的草,而想要这棵草的人没得少,终有一天会有一个有毅力又勇于追爱的人会得到他。

  这一天的到来对秦明来说大概无异于世界末日。

  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即使是世界末日也一样。

 林涛渐渐冒出了恋爱的苗头了,在秦明看来这好比天空塌了一角月亮坠毁了一块。

 新来的美女实习生陈诗羽凭她的智勇双全得到了林涛的青睐。

  林涛开始对她献殷勤为她四十五度角仰天长叹。

  这是一个男人陷入爱情的表现。

  这也是一个男人失恋的征兆。

  秦明觉得他的世界在慢慢地崩塌,这份暗恋终是要烂到骨子里了。

 悲伤,绝望,痛苦,像是地狱的历练。

 让秦明觉得生不如死。

  陈诗羽和林涛进展得顺风顺水,虽然没表明关系但相处模式跟情侣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秦明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透了。

  一天月亮很好的晚上林涛牵着陈诗羽的手笑嘻嘻地对他们说“晚上一起出玩呗。”

  “哎哟喂。”大宝戏谑眼神在那双交握的手上扫视着“看来某些人是有喜事啊。”

  秦明知道,林涛是要宣布确认这段关系了。

  他也看着他们交握的手眼神是死的,心也是死的。

  那天晚上平时滴酒不沾的秦明很反常地喝了很多酒发疯了一样地喝,林涛怎么劝也劝不住。

  “别喝了!老秦!会死人的!”林涛夺过他的杯子,瞪着眼睛满是怒气“发什么疯啊你!不要命了?!”

  大宝有点慌了,如此狼狈不堪的秦明她是第一次见,这样凶秦明的林涛她也是第一次见。

  她感觉到了他们之间一些微妙的气氛却又琢磨不透其中的奥妙,所以只能与陈诗羽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秦明胃疼得像火烧一样,酒精让他头疼欲裂,他不是一个酒量很好的人。

 所以他吐了,吐得昏天暗地,脸色发白。

  林涛一直扶着他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一点也没嫌脏也没嫌麻烦。

  秦明吐了很久直到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才有了些清晰的意识,感觉好像鬼门关走了一回。

  生理性的泪水让他视线模糊。

  “让你别喝那么多怎么就是不听。”林涛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又无奈“你怎么了?秦明。”

  秦明,他很少这样叫他,他一般都叫他老秦。

  我怎么了?我他妈快死了!秦明抬头看着林涛。

 林涛能看见他眼睛里的眼泪,他没见过秦明流眼泪生理性的都没见过。

 可现在的秦明就好像在哭,很绝望又痛苦。

  他看着这样的秦明,心里一紧,觉得疼。

  “老秦。”这一声叫得柔情百转欲言又止。

  这会酒精的副作用又毫不留情地在酒量不好的秦明身上显现出来了。

  什么副作用?

  酒壮怂人胆。

  秦明看着林涛含情的眉目,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你不能离开我。

  没有你我的世界会崩塌解析,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秦明站直了身体盯着林涛看盯着他明亮的眼睛看毫不躲闪。

  这双眼睛很好看,清澈见底。

  秦明伸手去抱他,一开始只是轻轻环着,等感受到温暖时已经是紧紧地勒着了,秦明力气一点都不小还喝了酒,勒得林涛生疼,眉头都微皱了可也没说什么。

  秦明总觉得只要他一松手,怀里的人就会没了,所以他死死地抱着像溺水的人抱着救命稻草。

  “老秦?”秦明带着酒气滚烫的气息打在他的脖子上,让他觉得有点热。

 秦明把头埋在他颈窝里用力地吸了几口气像缺氧的鱼儿在汲取氧气。

  “林涛。”秦明嘶哑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颤抖的哭腔,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难过得好像要死掉一样。

  “怎么了?”林涛轻声地问。

  你怎么了?秦明。

  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你那么强大,是什么让你如此狼狈不堪?

  “跟我交往吧,林涛。”

  秦明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大不小,林涛能听见,远处隔岸观火的宝爷和陈诗羽听不见。

  “什么?”林涛问,他在确认。

  “跟我交往吧!林涛!别跟别人谈恋爱了!跟我交往吧!”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好像绝望的人在垂死挣扎地呼救。

  “……”林涛的沉默对秦明来说是未开口的死刑。

  他,沉默了。

  意味着他无声的拒绝。

  秦明觉得自己刚刚有了点动静的心再次死去,就像鼓起勇气去面对死神到头来发现自己对死亡依旧极具恐惧。

  我死了。秦明对自己这么说,然后松开了怀里的人。

  “我以为我们就这样错过了。”林涛的声音带着一股奇怪的情绪,激动而悲伤。

  秦明抬头看他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泪流满面了。

  秦明也没见过林涛流眼泪。

  可他知道自己怕他的眼泪。

 “错过什么?你为什么要哭?”秦明问。

  “秦明,我也喜欢你。”

  林涛也喜欢秦明很久了,如果说秦明是个闷骚的人,那林涛就是个明骚的人,秦明对他的种种行为让他确定他对自己没有任何一分多过友谊的感情。

  如果明知道不可能,那他宁愿藏着这份暗恋让它腐烂。

  至少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我还能看着你,跟你说话,这就足够了。

  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能“暗”恋啊你们。

  原来这只是一场互相喜欢的闹剧。

  宝爷惊得龙虾都掉了,反应过来才想起身边的陈诗羽,扭头去看,发现一脸淡定地剥着龙虾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刚来省厅的时候。”

  “厉害了我的姐!这都是你跟林涛一起谋划的?目的就是引蛇出洞?”

  “我有这心,他也没那脑。”陈诗羽低头啃了口龙虾“我跟他打了个赌,现在我赢了。”

  “厉害!佩服!”宝爷朝她比了个大拇指。

 陈助攻,给你点三十六个赞!

  秦明和林涛那点事其实宝爷都知道,明骚暗骚都躲不过宝爷的火眼金睛,不过知道归知道,宝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无计可施,两个人都是只守不攻,小心翼翼,患得患失。

  现在这个问题被冰雪聪明的陈诗羽解决了,可预见勘查一组未来歌舞升平的美好日子了。

  看着不远处亲亲我我的两人宝爷叹了口气“一句话的事,看给折腾的,就差没把老娘整死了。”

  “男人,就是矫情。”

  “同感!”

评论(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