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我就是来搞笑的

注意事项详见伪序篇,在此不多作说明

挑些重点声明:大宝沿用原著性别,男

                            灵异au 恶搞风 狗血

剧情简介:一本山海经,一段人兽恋(正经脸)

1.0 新同事是个深井冰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本书引发的基情。

  而林涛则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之一。

  林涛,身高约一米八几不过九,四肢修长,肩宽腰窄,一身小麦色的肌肉流畅匀称结实有力,身材曲线凹凸有致惹人遐想,这是大体的身形大特征。面目细特征是剑眉星目,鼻梁似山,薄唇如锋,留着点个性化的小胡子不显邋遢反现性感。

  以上废话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帅得上天!

  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真的三十一枝花,反正二十七岁的林涛真的是颗草,从小就是,细数起来没得少,班草,校草,队草,局草,警草……等等诸如此类数不胜数就不一一细说了。

  就是这样一个帅到与太阳肩并肩的男人,他至今单身,恋爱经验为大写加粗的“零”。

  为啥?

  难道是性格问题?那不能,耶稣见证,除了在某些方面神经粗过电线杆,日常懵逼,偶尔犯二,间接性中二,外加点子愤青外林涛就是个细腻的造汉子,耍得了帅卖得了萌,文能下厨武能运尸,是非分明敢爱敢恨,乃为不可多见的奇男子也。

  不是性格问题?难道因为是“非洲人”?

  不是,虽不能吃山珍海味饮琼浆玉露,但能食五谷杂粮饮清茶凉开,头顶发展天脚踩小康路。

  人长得帅又不穷性格还好为啥二十七还单身恋爱经验还为零啊?这不科学!

  就人类长期的史学记录来看,不存在这样的男人。

  ……该不会是“那个”不行吧?

  人家身体素质经国家认证,“免检”,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那他到底为啥不交女朋友啊?眼光太高?

  摊手,我也不知道。

  我说了那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们我们的男主角叫林涛是个帅得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单身狗。

  其实正经点说,林涛不是不想交女朋友,在校期间以学业为重没谈,工作初期以事业为重没谈,工作稳定后,想谈,谈不到了。

  林涛从事的工作普通却不普遍,痕检员。

  ???

  专业术语说是运用本门学科的专门理论和方法检验案件中的痕迹,确定痕迹与案件事实,痕迹与一定人或物的关系的一门科学技术与司法鉴定工作。

  通俗点说,现场勘查。

  林涛既然是个刑警,那骨子该有的那些除暴安良的热血一点都没少。

  恋爱可以不谈,但工作不能不做。

  因为每一次工作都是对逝去的生命的一种负责,一份交代。

  省厅痕检科科长这个职务让他接触的死人没比活人少。

  每次相亲的女孩都是对他一见钟情二见痴心三见灰心,基本第三次见面林科长就把自己底子交代了,具体干什么的,约会前摸过什么样的尸体全都事无巨细地交代了,他觉得吧,如果真要在一起女方有权知道也应该知道这些。

  然后那些姑娘过几天就人间蒸发了,再不然坚持了些日子后都因为林科长的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儿女情长终将一段爱慕画上了句号。

  女人,都想要一段安定美好的婚姻。

  不过即使如此,也不妨碍省厅各科小师妹们对林科长的爱慕,日常示好,偶尔情书,间接性追求,外行人不懂林科长的好可内行人都抢着要呢,可惜林科长没想过要吃窝边草。

  所以,林科长,至今仍单身。

  早上七点过五十,满眼血丝一头乱毛一看就是彻夜未眠的林涛出现在了痕检科办公室。

  昨晚的确没睡,玩了一夜,为了给自己勘查小组的主刀法医饯别。

  勘查小组,顾名思义,出勘现场的小组,一般由两部分组成,法医与痕检员。

  法医,痕检不分家,跟林涛一组的那个法医叫老贾,从林涛进省厅痕检科工作到现在掐指一算也有个五六年了,他跟老贾一起工作也有五六年了,感情默契都是不用说了的。

  流水的实习生,铁打的勘查一组。

  没想到铁打的有一天也会裂开,老贾要回自己的家乡了,一个小县城,用他的话来说是要“衣锦还乡”了。

  县城再大能有省厅好?就工作环境来说比省厅差远了,他们工作时真没少体会那种艰苦。

  往俗了说,县城工资都没多少,本来就不是什么高薪职业,往小了的地方跑缩水更严重。

  老贾,一个资深而优秀的老法医放弃升官过清闲日子的机会不听劝阻硬是要回去的原因无非是他的家乡需要他。

  昨晚两人喝得半醉的时候他说“哎,你不知道前段时间从我们那来的实习法医看着咱的设备跟资源眼睛有多亮啊,跟见了满屋子的金银珠宝似的,实习期满了要回去了我去送他的时候他还哭了说‘贾老师,什么时候我们那里也能跟省厅一样就好了,设备齐全资源充足让我们能学到更多为老百姓做更多的事’,那时候我就在想,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啊,多好的法医苗子啊。”

  老贾说着又喝了口酒“所以我要回去养苗子了。”

  回去养苗子,现在种下的法医苗子将来都会是很好的法医大树。

  老师,就像土壤里的养分,有了养分树苗才能茁壮成长,成为顶天立地的参天大树。

  离别免不了悲伤,今天早上送老贾的时候,林科长自己一个人躲在厕所没少掉泪,隔着千山万水,不知何时能再相见。

  一夜未眠宿醉加眼泪导致的水分流失让林科长感到十分难受,精神萎靡,头晕目眩,今天本来是个调休小假期的本可以在家睡得昏天暗地不省人事的。

  结果刚送走老贾还抹着泪呢局长就来电话了。

  “小林啊,给你分配的新搭档新上任的法医科秦科长今天就到了,你过来看看顺便给人家安排一下。”

  应了那句话,恋爱可以不谈工作不能不做,所以老贾后脚刚走新官前脚就到了,省厅法医科一天都不能没主。

  这速度让林涛有了种刚离婚又迅速二婚的感觉,我刚送走老贾你们马上就给我找了个基友。

  林涛接了电话后就直接从火车站赶过来了连没洗漱,不过即使蓬头垢面也一点都没影响林科长的帅气,也依旧没能阻止小师妹送咖啡的步伐。

  “林队,咖啡。”

  “谢谢。”林科长“嫣然一笑”,师妹表示十分受用。

  “听说新来了法医科科长你见过了吗?”日常八卦能促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还没呢,人已经到了吗?”

  “听法医科的说已经到了,在办公室呢。”

  “是吗?那我去看看,顺便跟人家打个招呼,毕竟以后是要一起共事的。”

  林涛喝了杯咖啡醒神又洗了把脸随便呼啦了两下头发才去的法医科办公室。

  站在法医科科长办公室前本想一把推开门的林涛改成了敲门,毕竟里边的人已经不是老贾了,那么多年第一次敲这扇门觉得怪怪的。

  咚咚。

  “请进。”很冷清的声音。

  推门一看,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抬头看着他,林涛跟了老贾那么多年只见他穿过一回正装,在他跟他老婆四十周年的结婚纪念日那天。

  没想到是一个那么年轻的人,还以为混到科长的职位少说也有三十以上了,没想到才二十不过九的模样。

  不止年龄出乎意料相貌也不在预想之中,皮肤很白,白白净净的像个小姑娘似的,林科长搜肠刮肚才想出一句话来形容他的眉眼“眉远如山,目似秋水”,嘴巴很薄而且粉嫩,听说薄唇的人都薄情。

  这样一个法医真是省厅里的一股清流。

  一群糙爷们里的清秀小生。

  我说了那么多废话也是只想告诉你,这个新来的法医很帅。

  “呃,你你好,我叫林涛,痕检科科长。”平常都是跟一群糙汉称兄道弟,握手这种礼节少有,显得有点不自在可林涛还是像进新来的同事伸出了修长厚实的手。

  那人站了起来,林涛发现他还挺高的,大概比自己少个两厘米。

  他没马上握住林涛的手而是绕过桌子来到了林涛面前。

  林涛有点尴尬地伸着手不明所以地看着靠近的人。

  然后,手腕被猛地一拽,嘭的一声,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痛感,被甩晕了的林科长还没来得及发火呢,抬眼一看,那张好看的脸近在咫尺,近得两人的呼吸都交汇了,近得林科长能将对方的睫毛看得一清二楚。

  他,一个一米八几的糙汉被人壁咚了,而且还是被男人壁咚了。

  那双好看的眼睛微眯着用探究的目光扫视着他用冷清的语气质问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而林科长第一反应不是骂人也不是打人而是反射条件地双手护胸明明是理直气壮的那方被对方那么一问反倒结巴起来了“我我……就就是痕检科科长啊我。”

  “你是人类?”

  “……”敢情是个中二病大龄青年啊。

  “呵呵”内心很暴躁可表面还是要保持微笑,人第一天上班面子总是要给足的“秦科长真是幽默啊。”

  一边说着一边暗中使力,居然挣不脱这看似不结实的手臂。

  沃日,这小子天生神力吗?!

  “秦科长,我们这样影响不好。”快放开老子!

  “你真的是人类?”这越凑越近的脸让林涛想到了警犬……他该不会真的要嗅他身上的味道吧?光想想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再不放开老子!老子就要喊非礼了!!!!!

  不对,信不信老子打你啊?!你个变态!!!

  “实在不行,你拿我DNA去验验?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人类,我可能是个人妖,父亲是人类妈妈是妖怪。”怒极反笑的典型例子。

  林涛严重怀疑这个新来的同事不是深井冰就是个gay,做了小半辈子的草林涛什么样的追求者都见过其中不乏男性。

  “……”秦科长没理他,那双似秋水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挣脱无果的林科长只好气势汹汹地瞪回去了,输人不输阵,内心再惶恐表面也要假装镇定。

  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能干什么!

  “秦科长,这是您要的资……料。”虚掩的门口被推开了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门口被重重地关上了。

  “不是!!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啊!!!!”情急之下林科长猛地一发力就把人推开了,可惜“目击证人”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

  阿西吧!老子的清白!

 

待续

 

 

 

 

 

 

评论(1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