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我想要

这回走个网剧向吧

有点搞笑又有点小矫情的小短文

ps:看了原著发现屋里涛宝宝真不是一般的怕鬼简直是怕得要死觉得这个梗我能玩到漂移(闭嘴)

  还发现原著描写的涛宝宝帅得人神共愤用秦胖的话来形容就是“她还是女人吗居然对林涛不感兴趣”(摊手,就是帅炸了)

有你的世界

  一个人不会寂寞吗?

  秦明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直到那天下午。

  那天下午天气很好,风和日丽。

  无事的和平午后,秦明在自己的办公室一边抿着刚刚泡好的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纯手工咖啡一边翻阅着板砖一样厚实的结案卷宗,阳光从落地窗偷偷爬进来散落了一地金色,很安静,静得能听见墙上挂钟的滴答声,喜静的秦明并不讨厌这种有节奏的声音因为它象征着安静。

  秦明对这样的工作环境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了,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理想完美的工作环境。

  可惜这样的宁静并没有维持太久。

  一阵哗啦啦的翻书声破坏了这份宁静。

  李大宝一个留着短发带着大圆细框眼镜的清秀女孩正在他斜对面也就是助手办公桌上哗啦啦地翻看着一样厚实的卷宗,快速翻页草草过目这都是乏味厌倦的表现。

  很显然坐在办公桌前翻阅用专业术语堆砌起来的无趣卷宗对这个热爱出勘现场的好动女孩是种难以忍受的折磨,她已经被全是字密密麻麻的卷宗催眠过一次了,刚刚的宁静全托了她睡觉的福秦明才能享受到,看脸上明显的睡痕想必是刚刚睡醒的。

  “你知不知道你连呼吸声都会打扰我?”秦明头都没抬。

  多日的相处让大宝已经完全适应了秦科长的毒舌,免疫力max,能自动屏蔽秦科长的各种语言攻击。

  “好无聊啊!”宝爷提高音调嚷了两声。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分贝能跟被杀的猪媲美了?”

  “我这是正常分贝好不好!你是招风耳吗?对声音这么敏感?!”即使日常就是被怼的宝爷也还是无法完全忍受秦闷骚的语言冷暴力总是要反抗一下才能保持心理平衡。

  “打扰到我的声音都不是正常分贝。”

  “……”大宝都懒得反驳这闷到骨头里的闷骚了。

  “秦科长,明天休假一起出去玩玩?”大宝是个有度量也有肚量的人,即使上一秒秦科长仍在对她进行人身攻击下一秒她也能不计前嫌地邀请秦科长出来玩。

  “不去。”

  得到这个回答是意料之中的。

  “这可是我们勘查一组的首次聚会,你身为组长不来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可宝爷还是想争取感化一下秦冰块。

  所谓的勘查一组其实总共就三个人,秦明,林涛,加上宝爷。

  “这种无意义的浪费时间的活动我从不参加。”

  “是,只有您过得最对得起人生,我们都是浪费生命,爱来不来!”大宝文件往怀里一搂抬着下巴就往门口走“找我涛宝宝玩去,懒得理你!”

  本来已经走出门口的宝爷又往里探着脑袋“秦明,我发现你这个人太没意思了,活得太矫情了。”

  “多谢夸奖。”秦明这时才抬头看了一眼宝爷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句。

  “你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宝爷这么问的时候表情很认真,她是真的很好奇。

  “就是你看见的那样。”

  “我看见了你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人。”宝爷的意思是秦科长太过孤傲不近人情了,用宝爷的话形容就是“身上没个人味。”

  “然后呢?”

  “你一个人不会寂寞吗?”
 
  “不会。”

  “您可真是一朵盛世奇葩!”

  夜幕在秦明不知不觉的时候降临了,他已经下班回家了,洗了个澡,草草解决了晚饭之后,又是一手咖啡一手文件了。

  一个人不会寂寞吗?

  不知道为什么李大宝问的这个问题会时不时地浮现在脑海里。

  会吗?

  大概是不会的,因为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秦明家很宽敞,只有他一个人住,没养宠物也没养植物,最多的东西除了书还是书。

  书不是活物,所以秦明家总是显得没什么生气,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发觉了这一点的秦明又觉得一个人,大概是会寂寞的。

  一个人会寂寞吗?

  会,很寂寞,世界之大,再没有第二个人能与他并肩行走。

  次日的聚会秦明还是去了,就因为林涛的一个电话。

  “老秦……我很需要你。”林涛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说得很认真。

  林涛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和大宝在游乐园游玩的时候勇敢机智无所畏惧的宝爷坚持要去鬼屋玩,非得让林涛陪她进去玩,林涛找不到理由推脱也没办法推脱,宝爷谁啊,汉子中的汉子,战无不胜。

  林涛,身为痕检科科长,机智果敢,高大帅气,为人正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却有个不可告人的致命弱点,他怕鬼,不是一般地怕而是怕得要死的怕。

  “快点啊,票我都买好了,咱赶紧排队去,这个游乐园的鬼屋很有名的,晚了排队的人很多呢!”宝爷甩着手里的门票拖着脸色惨白的林科长往鬼屋走去。

  林科长觉得刚刚在“生死状”上签字画押的手已经冰得像块冰一样了,“生死状”都签了离死还远吗?不远了。

  他们来得早队伍不是很长一两分钟就能进去了,离鬼屋入口近一步林涛脸色就白一分到了最后已经是毫无血色了,脚上像绑了沙袋一样每走一步都无比沉重。

  可即使这样男人的尊严让他没办法停止脚步,宁死不屈的由来是有依据的,又或许可以说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秦明知道而且只有他知道林涛怕鬼而且不是一般地怕,他曾一度怀疑林涛能被鬼片活活吓死,更别说鬼屋了,绝对能吓得非死即伤,可依他的性子肯定不愿意在女孩面前为这种事损了面子毁了形象,一定会硬着头皮答应的。

  秦明没想过自己为什么只为林涛的一句话就愿意放弃自己美好的假期驱车赶往不近的游乐场,你非要问他,这个闷骚可能会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逞英雄的下场就只能场外求救,林涛只盼望着秦明能给他带来一线生机。

  然而到了最后一刻秦明还是没出现,离鬼屋入口只有一步之遥的林科长三魂七魄已经不见两魂六魄了,灵魂已经走了大半了。

  这鬼屋有名也是有道理的,道具逼真,氛围营造良好,最主要的是场地宽敞,一进去就分了几个岔路口,宝爷一看特兴奋涛哥一看特恐慌,生怕宝爷丢下他不管独自一人闯荡江湖从此不回头。

  “这么多路口跟迷宫似的,咱分开走吧,看谁先找到出口!”宝爷全把这当迷宫游戏了说着在黑暗中一晃身就不见踪影了,只留下了一脸惊恐的林涛僵在原地不敢动。

  从未停止的恐怖音乐还有时不时传来的惊悚尖叫声,以及逼真的道具,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林科长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这时候要是突然出现一个鬼影大概真的能把林科长活活吓死,他十分后悔死要面子答应进来,现在连原路返回他都做不到,因为这鬼屋真的太像迷宫了分岔口多到不行根本不知道那条路是返回入口的。

  其实林涛处的地段还好没有分布“鬼魂”也没什么“幽灵”道具,还算是入口阶段,要再往里走才到人工“鬼魂”区,要不然林科长现在估计已经吓死了。

  林涛僵了好几分钟后才慢慢挪动脚步摸索着往回走,现在面子好像有没那么重要了。

  黑暗中往回摸索的林科长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无非就是祖宗保佑佛祖保佑了,怕鬼且封建迷信的刑警也是厉害了我的涛。

  背贴着墙一步一步慢慢挪动就是为了防止有东西从背后偷袭,要是给局里的小师妹看见她们林师哥这狼狈模样有多少芳心要碎啊。

  可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一只塔在肩上的冰冷的手,一张苍白的脸,一声虚无缥缈的“喂”,一身白衣。

  没有想象中能穿透整个鬼屋的浑厚的尖叫声,很安静。

  林涛蜷缩在角落里捂着嘴巴把脸埋在膝盖里瑟瑟发抖,一个高大的男人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显得十分可怜。

  人在面临真正的恐惧的时候的表现得各有所异,一般是两种极端,一种是青筋暴起的尖声惊叫附带逃跑,另一种是发不出声音浑身瘫软不能动弹,一般来说后者感受到的恐惧要比前者多得多。

  林涛就属于后者,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恐惧却无法发泄,有那么一瞬间他会觉得自己在一个黑暗而虚无的时间缝隙里,绝望恐惧而无助。

  怕鬼在很多人看来都很可笑,可无论是怕鬼还是怕别的什么比如黑暗再比如蛇,都是出自内心的恐惧别人或许完全不能理解只有本人才知道那种恐惧的绝望之处。

  秦明完全没想到林涛的反应会这么大整个人都像一只受到了极大惊吓的小动物一样蜷缩成了一团,那是真的恐惧,秦明看得出,他真的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以至于除了发抖完全做不出别的反应。

  本来只是想逗一下他的秦科长有点后悔了,别真把人吓坏了。

  “林涛,别怕,是我,秦明。”这大概是秦科长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了,用姑凉们的话来说就是“温柔得像被揉碎的月光”。

  秦明蹲下来轻轻拍着林涛瑟瑟发抖的肩膀轻声细语地说着话生怕林涛受到二次惊吓。

  过了好久,林涛才慢慢抬起头,秦明能在他明亮的眼睛里看见泪光,像两颗闪光的黑宝石。

  居然吓哭了。

  秦明被一脸泪痕的林涛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了,话都说不出一句,愧疚却又说不出任何慰藉的活,谁让他是个天生的闷骚呢,损人很在行,安慰什么的却从没说过哪怕是一个字。

  “卧槽,老秦,老子他妈的快被你吓死了!”如果林大队长的声音没带着哭腔也不扑到秦科长怀里的话,我们还可以脑补一个糙汉子对友人恶作剧的指责,可当下的情景除了被惊吓的小女生嗔斥男友之外我还真脑补不了别的画面了。

  秦科长被扑得措手不及差点被撞翻在地,那可不是吗,一个一米八的高大汉子啊,猛地扑过来可想其冲击力之大,要不是我们秦科长天生神力及时稳住下盘现在早扑街了。

  这个拥抱来得猝不及防,所以秦科长一时不知道是把这一大团推开呢还是回抱。

  直到他觉得怀里的人因为余悸身体仍微微发颤的时候他选择了回抱。

  第一次与人拥抱,怀里的触感让秦明觉得很陌生又新奇,他的行业以及他的性格让他摸过的死人比活人都多得多,与死人的冰冷和僵硬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温暖得好像能感受到皮肤下血管里流动的血液,最特别的大概就是心跳声,清晰有力,是生命的象征。

  生命,原来可以这么温暖也可以这么清晰有力。

  “对不起,吓到你了。”这大概是秦科长第一次和别人道歉了,宝爷要是在现场绝对会录音留念的,开玩笑,一个毒舌闷骚的道歉简直是百年一遇耶,而且还是夸人一句犹如剜肉的秦大科长耶!

  宝爷神清气爽满怀胜算地从鬼屋出来看见秦明的时候觉得比看见鬼都可怕连着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不不是不来吗?”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秦科长双手一插兜下巴一抬就转身离开了。

  “风大?”宝爷抬头看着一动不动的树叶转头看向林涛“风大吗?”

  “挺大的。”林涛笑着搂过一脸震惊的宝爷走在秦科长后边“走吧,想吃什么玩什么尽管玩,秦科长请客!”

  “你不要告诉我他是特意跑过来给我们买单的,打死我我也不信,这绝对是个阴谋!”

  “他还真就是来买单的。”林涛摊了摊手,他实在不好意思说这是秦明把他吓哭的补偿。

  “WTF?!这真的是秦明吗?不是假冒的吗?!”

  “你一个女孩能不能文明点?”

  “你还知道她是个女孩啊?搂得那么紧,你女朋友吗?”秦明回头瞥了一眼。

  “啊,抱歉抱歉。”反应过来的林涛赶紧放开宝爷“一不小心把你当男的了。”

  宝爷白了他一眼。

  “你身上怎么一股怪味?”人形警犬可不是盖的。

  “有吗?什么味?”林涛抬起胳膊闻了闻。

  “一股闷骚味。”

  “啥?!”

  “秦明的味道!”宝爷特意提高了音调,生怕走前边的秦科长不知道她说的闷骚味指的就是他身上的味。

  “什什……么意思?”

  “就你身上有秦明的味道!”听不懂人话还是怎的?

  “啊……哪哪有啊。”林涛才想起自己刚刚好像是抱了秦明来着回想自己刚刚的狼狈模样,他有点尴尬又有点……害羞?羞耻?

  “明明就有!”

  “再磨蹭,我就回去了。”秦明不知道是真的不耐烦了,还是特意给林涛解围。

  宝爷怎么可能放弃这种能让秦科长大出血的机会立马就不纠结什么味不味的了,赶紧拉着林涛去找项目玩。

  再汉子的女孩都仍是女孩,对甜品什么的还是毫无抵抗力的,宝爷拿着秦科长甩地红票子兴冲冲地跑去甜品店了。

  抱着冰淇淋回来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坐在树荫下的两个人。

  林涛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说得眉飞色舞,秦明坐在他身边时不时应上一句,完全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平日里锋利的眉眼可能是因为阳光也可能是因为身边的人显得很柔和,现在的秦明是温柔的,有人味的。

  阳光透过树冠缝隙在他们身上打下了斑驳的光晕,风拂过树叶,光斑随风摇曳着跳动着,显得很灵动。

  岁月静好。宝爷只能用这四个字形容这样的场景了。

  宝爷觉得这样的场景像一副画一样,所以她把它用相机照下来了,因为工作的原因她对摄影也有十分的热爱,所以这回出来也带着相机用以记录所能看到美好的瞬间。

  满意地收好相机从路边的石头上抱起冰淇淋,宝爷朝两人的方向走去。

  秦明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大宝不在里面,她桌上放着一台还亮着屏的摄影机。

  秦明一开始没在意,直到他无意瞟了一眼才发现照片上的人是他。

  还有林涛。

  画面很自然,采光很好,角度卡得不错。这是秦法医的第一个想法。

  照片上的林涛笑得很开怀,可能笑容真的很有魅力又或许是因为林涛很好看,秦明觉得照片上的林涛好像会发光。

  用暗恋他的小师妹的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你是我的小太阳,太阳,生命之光,可真是极高的赞誉了。

  “可能,真的就是小太阳吧。”想起那天黑暗里温暖和有力的心跳声秦明如此说道。

  宝爷抱着资料回来的时候,秦科长正在低头认真地工作,对她的到来不闻不问。

  把资料轻轻放在桌面上的宝爷才发现自己摄像机没关,页面正好是偷拍秦明和林涛的那张,她有点做贼心虚地瞟了一眼秦明关上了摄像机把它放回了抽屉里。

  又瞄了一眼秦科长,发现他桌上有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色泽鲜亮在阳光下还发着光。

  “秦明,我觉得你过太得无趣,活得太矫情了。”宝爷突然开口道。

  “一样的话有必要重复两遍?”秦明抬眼看她。

  “我想说的是那天我说,我看见你的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是我说错了。”

  秦明邹了邹眉头“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的世界应该还是有别人的,所以你不会觉得寂寞。”

  “嗯?还有谁?”

  “林涛啊。”

  “……”

  一个人的世界会寂寞。

  有你的世界,不会孤独。

  两个人的世界从来不会寂寞。







摊手,就为了一个拥抱我马了好几个小时的字

就我更的第一阶段两人全是处于暧昧期写得很累啊啊

什么时候给个热恋期啊啊啊

干脆下次就结婚算了!!!!(闭嘴)
  




 

 
 

 

 

 

 

评论(7)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