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p即正义

爬墙如风,放荡不羁
日常僵尸,偶尔发浪
我的cp即正义
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
ky散退,不撕逼,不混饭圈
头像侵删

法医谈恋爱的那点事

本来想搞点剧情但太难了,涉及的专业知识太多了,搞不动,强行上手可能会全盘崩溃,所以干脆搞段子混更一下(划掉)

大宝沿用原著的性别,男

人物设定糅合了原著和网剧以及个人理解所以和原著和网剧都出入较大(详情参见伪序篇)

全世界都觉得他们在谈恋爱可他们自己不觉得系列

宝爷觉得自己被排挤了的那点事

又名灯泡的幸酸史(不是的)

  早上秦明接到云泰市公安局的邀请的时候他正在翻阅结案卷宗。

  碎尸烹尸案,影响极其恶劣,领导很重视,要求尽快破案。

  同在翻阅卷宗百无聊赖的大宝一听有命案就立马来精神了,三五下就把勘查箱准备好了,提着箱子站在门口等着秦明,眼睛亮得像只小狗一样。

  “就这么闲不了?”秦明斜了他一眼干净利落地换上了警服。

  “少爷身奴才命。”大宝摊了摊手“出现场,不长痔疮,耶!”

  “出现场,不长痔疮。”是李大宝同志的经典口头禅,初来省厅工作的时候信访案件差点没把这大好的阳光青年逼成阴沉青年,那时候他连做梦都想着出现场。

  “林涛不在,得让局里给我们临时分配一个痕检员。”

  法医,痕检不分家,秦明和林涛是同一个勘查小组的,除非有一方因故调动要不然他们出现场都是出双入对的,加上大宝他们这铁三角多年形成的默契是别人无法企及的,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也是别人不能轻易适应的,省里出了名的勘查铁三角,所以除非特殊原因要不然他们要是出现场就得三个一起出。

  林涛前两天被调去临市支援一起疑是伪装成车祸现场的命案至今未归。

  秦明趁等电梯的缝隙给痕检队打电话请求人员分配。

  “林涛已经回来,正在楼下等你们呢。”秦明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

  他和大宝到楼下的时候,林涛果然已经提着勘查箱在大门口等他们了。

  走近了秦明才发现林涛蓬头垢面的显得有点憔悴,明显是刚从临市快马加鞭赶回来的,搞不好根本就是一夜未归整晚无眠。

  “怎么回事?”秦明赶在大宝前面开口了。

  “什么怎么回事?出现场啊。”林涛一脸的不明所以。

  “刚刚结束一起案子觉都没睡怎么能又出现场?”秦明好像有点恼怒的模样。

  “局里人手不够,再说我跟着你们不也比较方便吗,哎,别啰嗦了,赶紧走吧。”说着林涛率先走向了车子。

  “林涛这黑眼圈都要掉到下巴上了,看来案子很棘手啊,不过还好已经破了。”大宝感叹着跟上了林涛步伐。

  面部肌肉不灵活的秦法医走在最后,即使面无表情,大宝也知道他在生气。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啊?大宝一点都不明白秦科长为什么要生气,就因为林涛一夜未眠连出两次现场?这不是挺正常的吗?省厅法医室总共没几个人勉勉强强只能组成两个勘查小组,人手严重不足,案件频发的时候接连48小时不眠不休的工作这种情况并不罕见,林涛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今天就生气了呢?

  一上车大宝就迫不及待地询问起了林涛关于临市案子的详情,比起这个林涛更关心云泰市的案子,没马上回答大宝的问题而是问前排的秦明关于云泰市案子的情况。

  “情况他在电话里没详说,只让我们赶紧过去。”秦明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回头看大宝“大宝,坐前面来。”

  “啊,我想坐后面,我还要问林涛那案件的事呢!”

  “坐前面来,去云泰市要三个小时的时间,让林涛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哦。”大宝不情不愿地爬到了副驾座。

  “你实在想听,我就讲你听吧,其实我也不困。”林涛笑道。

  听林涛这么说大宝本来挺兴奋的可一回头就对上秦明“和善”的目光,他只好压下好奇心作罢了“得了吧,您老还是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待会还有一票大的要干,到时候恐怕连眯眼睛的时间都没有了。”

  一边碎碎念一边回头去看林涛的大宝发现刚刚说不困的人已经去以光速去见周公了。

  看着林涛憔悴的睡脸大宝声音不禁压了下来生怕打扰到他“看来真的很累啊,脸色好差了。”

  “可不是,不仅没休息,连饭都没吃。”秦明见他睡了没再继续板着脸,透过后视镜看林涛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无奈。

  “你怎么知道他没吃饭?”大宝一脸诧异。

  “有明显的低血糖状态,睡眠不足加之没进食,再好的身体素质都扛不住,更何况他还连夜工作。”

  “啊?林涛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吧,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了本钱还怎么搞革命啊!没点子革命意识!”

  “估计是急着回来跟我们出现场才连早餐都没顾上吃,按他的性子连夜工作顶多也只就吃过泡面。就那点泡面怎么供应得起一个成年男人的身体机能还是一个这么结实高大的正直壮年的成年男人。”

  “秦科长说的是,林涛也真是的,少出一次现场也不会死啊,我们又不是少不了他就不能干活了!”李大宝同志算是明白了,原来秦科长刚刚是在为林警官的自虐行为怄气呢,就像母亲数落冬天不穿袄子的儿子一样又是心疼又是恼怒,这时候得顺着秦妈妈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毕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每一个母亲给子女的生存准则。

  秦明这人乍看之下一朵高高在上十分冷傲的高岭之花(划掉),其不然就是个护犊子的傲娇毒舌,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那种你咬他犊子一口他绝对反咬你两口的人。

  大宝见他对林涛如此关心十分感动,想着三人这几年同甘共苦的铁打友情(然而有两个叛徒并不是友情),内心十分触动,由此可见大宝也是个多愁善感十分感性的文艺青年。

  到了一处比较繁华的加油站的时候秦明趁加油之际拉着林涛下车找了个面馆随便吃点东西。

  林涛被他突然叫醒还迷糊得很,坐在桌子前茫然地左顾右盼不明所以。

  秦明见他一脸迷茫叹了口气“服务员,来份大碗的炒面皮。”

  炒面皮,林涛尤其喜欢的面食之一。

  刚出锅的炒面皮冒着热气散发出了阵阵诱人的香气,一下子就把林涛勾醒了。

  饥肠辘辘的林涛三五下就吃好了,吃得急了,出了一身的热汗,秦明把纸巾递给他。

  大宝被勾起食欲却啥也没吃上三人就又上路了,他想起上次他也是没吃早餐出任务,秦科长在路边摊给他买了两馒头充饥。

  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只能说秦科长对下属关爱有加。

  吃饱喝足又小憩了之后林涛精神了很多,脸色都红润了不少,一路上跟大宝喋喋不休地讨论起了临市的案子。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云泰市,交接工作完成得很迅速,案情比较恶劣,不仅碎尸而且还油炸尸块,现场混乱不堪,血腥无比给勘查工作带来了不少负担,而碎尸案更是给尸检带来诸多不便,等痕检工作进行得差不多尸检工作也告一段落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

  案情进展到目前为止还是比较可观的,初步鉴定是情杀,熟人作案,死者丈夫有重大嫌疑。

  三人饭都没吃上一口光靠几口水撑着早就饿得翻白眼了。

  驱车赶去宾馆的时候顺路在一个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里买了几桶泡面充当晚饭,没什么,吃泡面过夜是家常便饭了,不觉得有什么憋屈的,法医这种工作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

  应了那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省厅法医工作繁重,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出差见惯不怪,不仅仅是出勤命案对信访案件的复查他们也要下足功夫,毕竟这是沉冤雪洗的重要途径。

  铁三角出差也是家常便饭常有的事,每次出差都要住宾馆,经费有限每次都是开的两间单人房,那就意味着必需要有两个人挤一张单人床,这倒没什么三个人都不是挑事的主,谁跟谁挤一窝都行,随机组合。

  以前是这样的,可现在有点不一样了。

  大宝看着自发走一起的秦明和林涛满脸阴郁,因为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每出差都是他一个人一窝,秦明跟林涛一窝,这让他有种莫名的失落感,明明以前除了特殊原因林涛都跟他一窝的说,为什么现在都不跟自己一窝了?

  “林涛,我今晚跟你一间。”大宝抱着泡面对林涛说道。

  “行。”

  “不行。”

  异口同声。

待续

好累啊

废话太多了

明天再继续吧

好长的小段子啊

痛哭

 

 

 

评论(11)

热度(198)